18日上午,東莞市委政策研究室、市政法委及市公安局等部門聯合召開新聞通氣會,東莞市出台了《關於進一步加強和規範娛樂服務場所管理的意見》及四份配套政策文件,這5份被東莞市委市政府寄予厚望的“1+4政策體系”將從“六個監控”入手制定具體管理措施,標本兼治,有效防範、打擊和治理娛樂場所。(9月19日《廣州日報》)
  第三次掃黃,東莞手段不可謂不嚴,儘管東莞方面宣稱要從“房、床、鎖、燈、窗、鈴、影、人、照、證”十個方面的涉黃隱患入手根除黃患,但聯繫之前兩次的雷厲行動及效果,在沒有找到真正“病根”之前,只看“病竈”用藥,何來藥到病除呢?
  曾幾何時,“溫州髮廊”也令人遐想連篇,以致於“髮廊”這個詞至今都帶有濃厚的顏色。東莞之殤和曾經的溫州一樣,只不過同樣因為製造業而聞名,東莞卻被貼上了“性都”的標簽。東莞的“病竈”很明顯,整頓之後的東莞尚有證照齊全的桑拿場所有198間,歌舞場所581間,沐足場所832家,背後的卻是難以統計的從業人員以及東莞街頭的“ABS”(廣州、深圳和東莞車牌分別為ABS)。東莞曾經大力打造的休閑娛樂產業似乎成為拖累這座城市的累贅。
  事實上,與高檔酒店的賣淫相比,更嚴重的是活躍在東莞村鎮一級的低檔暗娼。東莞村鎮經濟發達,28個鎮個個都是全國千強鎮,巨大的經濟吸引力吸引了來自全國各地的淘金者,“遍地小姐”或許有點過,但據媒體公佈出來的消息,我們完全可以相信,東莞黃患之重,重在下層。
  今年年初東莞掃黃之後,媒體曾報道大量年輕女子逃離東莞,但後面更詳細的報道是,絕大多數性工作者只是從那些富麗堂皇的宮殿轉入了地下而已,況且更多的原本就是鄉鎮中一間房子,一個小店,他們原本的皮肉生意照舊。可以說,這些存在於村鎮的性工作者,服務的對象就是數百萬在東莞工廠里辛苦勞作的民工。
  而如今東莞的掃黃基本針對酒店、桑拿、沐足場所等,這是東莞下藥的第一失誤。不可否認,太子酒店就如同北京的“天上人間”,是“性都”的招牌,摘了招牌,也就有了掃黃的象徵意義。但畢竟這是治標不治本之策。後面的二次掃黃和如今的三次掃黃也說明瞭這一點,東莞的這種純“上層路線”出現了判斷性失誤。
  而如果要掃除東莞的下層暗娼、“流鶯”,則顯得困難得多。首先,東莞有沒有做好清理這批從業者之後,數百萬年輕力壯勞動力性需求無法宣泄的準備,特別是之後的治安、犯罪問題,值得深究;更大的一點是,要徹底解決這個問題,需要為外來務工者提供更多的基礎設施,教育和公共資源,東莞願不願意?說到底,到酒店桑拿場所去嫖的好治理,但是治好了酒店不等於成功,重點和難點是那些精力旺盛的工廠里的工人。
  涉黃只是東莞的一個“病竈”,要真正治理黃患,就要看東莞官方願不願意為外來人口提供安家立業的機會,真正徹底地解決“病根”了。
  文/梁雲風
  
  (辣味時評,一掃就行!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!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!)  (原標題:東莞掃黃只看到“病竈”沒找到“病根”)
創作者介紹

創意

qj63qjlwi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